心中有爱


新冠肺炎疫情让上大学的女儿在家度过一个无比漫长的假期。一天,女儿突然问我:“如果没有遇到爸爸,你想过如今会是怎样的一种生活状态吗?”女儿的话让我一愣,我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么“深刻”的问题。是啊,如果那年我们没有彼此相遇,那现在又会是怎样一种生活状态?也许会更好,也许会很糟。紧接着,记忆的闸门突然打开,不再去想那些无谓的假想局,那些青葱的岁月犹如老电影中的一幕幕画面,拂去旧日的尘埃,载来的都是美好温馨、贫穷而又富有的甜蜜……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我和老公相识在一个春日午后,温暖而明媚的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,照进寂静的图书馆。我正安静地翻着杂志,一抬眼,对面一双清澈深邃的眼睛正注视着我。我的心中仿佛闯入了一只小鹿,脸红了,心乱了。匆匆还了杂志,飞一般地逃出了图书馆。冥冥中,命运似乎就已注定,他的教室恰恰在我所在班级的斜对门,以前好像从没见过,可自从发现了那双眼睛,就会频繁地相遇、相遇、再相遇,热闹嘈杂的食堂里,曲径通幽的小道上,藤蔓葱茏的长廊边,他深邃执着的眼神常让我心跳不已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那年他已经临近毕业,实习在外地。他像一只勤奋的知更鸟,每隔两天便会给我写一封信。现在想来,那时的我已完全被他的文笔所迷惑,看他的信,完全是一种心灵上的享受,会产生幻觉,会出现梦境。记得在一封信里,他说他在梦里采了一大束玫瑰送给我,我含笑着,没说要,也没说不要……他就这样混淆着我现实与梦境的概念,让我在幸福里徜徉。现在想来,家境贫寒的他,很懂得避重就轻,他了解我的性情,拿起一支智慧的笔,让我不知不觉就走进了他的埋伏圈。那时的我们,单纯透明,爱情至上,对所谓的票子、房子等一切物化的东西都没有概念,那时的状态就犹如朱自清笔下的春天,一切都欣欣然,张开了眼……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等到我们先后毕业,到了该把嫁娶摆上议事日程时,才发现没有票子的日子真不美妙。唯美的爱情不能化作每日栖息的小窝,也不能化为每日所需的面包,那时我们似乎真的穷得只剩爱情。终于将就着把婚结了,住在简易的小房子里,外在的困顿却阻挠不了两颗相爱的心的燃烧,我们像两只幸福的小松鼠,窝在温暖的、充满爱的小窝里,憧憬着生机勃勃春天的来临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像大多数平凡夫妻一样,而后的日子就犹如一阵阵风从指间划过,一路平淡无奇地走过了许多岁月,我们有了爱的结晶,我们积累着物质财富,也在彼此的挚爱里堆积着爱的记忆。今日掐指一算,相识已近二十七年,一路风雨走来,回首,多少往事都历历在目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如今想来,爱情的确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,在物质至上的今天,我庆幸那个年代的我们有着单纯的爱的信仰,这种信仰可以击碎一切阻挠它生长的力量,穿过层层迷雾,走过千山万水。回首,越来越觉得,爱不是吞噬,而是交融,就像两条小溪,翻过崇山峻岭,终于在某一天的某一时段相汇到了一起,演变成大而有力的河的过程。爱是两棵相向而生的树,地下的根缠绕纠结在一起,枝上的叶在空中交织相碰。彼此缠绕的根会相互汲予养分,空中相握的叶,彼此对视,一起看云卷云舒,日出日落,一起听莺啼蜂鸣,清风送歌。两棵树,一起见证彼此成长,承受寒来暑往,电闪雷鸣,完成爱的乐曲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我告诉女儿,如果可以重新选择,我依然会选择她的父亲。因为有人说,爱情是一个萝卜配一个坑,而她的父亲,是最适合我的坑。女儿笑而不语,我则在她的笑容里,看到了昨日的自己和爱情。(柏发燕)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