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手


每年一进入冬季,母亲的手便会脱皮、裂口,变得疼痛难忍,到了春天天气转暖时又奇痒无比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母亲的手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?前天,我回家又看到母亲的手,每个手指上都贴有创可贴,手指红肿,有的手指关节居然都有些变形了。看到此番情景,我心里很难过。母亲没有女儿,只生了三个儿子,我的两个弟弟又远在千里之外的南方工作,好在我住的地方离老家不远,可以常回家看看。一来担心独居乡间的母亲孤独,二来主要任务是送创可贴与药膏。这一切还得感谢妻子,每次我回家之际,她都将一切早已置办好。母亲见我又从包里掏出药膏与创可贴,眼神在那一刻突然变得明亮起来,说:“又让你们花钱了。”“哪里的话,这不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么?要谢你就谢李小姐(我对妻子的昵称)吧!”母亲说:“你取了一位好妻子。”“是吗?我怎么就不知道呢?”我揶揄了母亲一句。“你呀!你这个孩子,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!”母亲笑着说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这时,儿子走了过来,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:“老爸,你看,奶奶都夸奖妈妈了,你也应该多像妈妈学习,对奶奶要孝顺。”“我晓得啦!我每天都打一个电话给奶奶哩,从你上大学的那一天起。”是呵!这是我和儿子四年前的一份约定。妻子从厨房里走了岀来,说:“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呢?”“在说奶奶的手。”儿子抢着回答。“奶奶夸你是一个好媳妇哩!我以后找女朋友也要按你的标准来找。”妻一听,可乐了,母亲也乐了,我赞许地点了点头。今年由于疫情的缘故,春节期间,我们一直未能回老家看望母亲。前天一大早,我们一家三口就一刻不停地驱车回到了老家。临上车前,我问妻子:“药膏与创可贴可都买好了?”“放心吧!都买好了,不劳你操心。”儿子看着车窗外幽幽地说:“等我以后到大城市工作了,一定要治好奶奶的手。”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母亲的手,每年的冬春季节,都会复发。这也成了我们心中的一份担心与牵挂。远在南方的两个弟弟也时不时地打电话给我,让我有空的时候,多回乡间看看母亲,带上创可贴和药膏,让母亲的手少沾一点水。我每次都将两个弟弟的话如实转告母亲。母亲听后,总是默默地点点头,转身又走进厨房忙碌起来,洗菜淘米,烧锅做饭。一日三餐,烟火人生,母亲的手始终都在与水打着交道。看过母亲的手的医生也说,让母亲的手少沾一点水,这样才有利于恢复,但这对于闲不下来的母亲来说可能吗?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我记得小时候,母亲的手既漂亮又柔软。我们仨,无论是谁受了委屈,或是与小伙伴们“干仗”干输了,母亲总是用她那温暖而柔软的手,轻柔地抚摸着我们的头,直到我们甜甜地沉入梦乡。长大以后,家中的农活是日复一日地繁重起来了,插秧、除草、割稻、打农药、摘棉花、割麦子、割油菜,水田,旱地,哪里都少不了母亲的身影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我们渐长渐大,母亲的手一天比一天粗糙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此刻,干活麻利的母亲已张罗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,招呼我们上桌就座。母亲只是甩了甩手上的水,又忙不迭地为我们盛饭夹菜。我仔细地盯着母亲的手看,依然红肿,弯曲变形,一上午的劳作,此时,她的手一定是疼痛难受的。我知道,依母亲的性格,她会一直默默地忍受着。这么多年来,母亲一直都将她坚韧与顽强的一面展现在我们面前,为的不就是想让我们做子女的少点操心与挂牵么?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母亲的手不仅是沧桑岁月的历史见证,更是一路脱皮重生才得以托举起我们走向诗意远方的心酸历程。你养我长大,我陪你变老。乡间岁月,苦难辉煌,母亲的手,我们的心,在这个春天乃至永远,注定是一份意义非凡的守望,抑或是一种难以忘怀的记忆。(吴鲜)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